无码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视频,无码人妻少妇精品无码专区漫画,无码国内精品久久综合88_播放
    1. <strike id="r53fm"></strike>
          • 打印
          • 收藏
          • 加入書簽
          添加成功
          收藏成功
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抓住“網絡跟蹤狂”

          2022年7月3日早上8時,寧小禾點開微博,看到一條陌生人私信,只有一張照片,一個布制的黑色物體,凌晨4時發的。

          她不明所以,回了個問號。

          對方昵稱是一串數字,主頁是空白的,只有一條參與超話“四川省考”的動態。寧小禾又仔細看了一眼照片,“沒錯,是一個黑色麻布袋”。

          恐懼,瞬間淹沒了她。

          9個月前,一個來歷不明的人,在豆瓣揚言要把她捆在麻布袋里,威脅者的描述充滿了虐待與征服的暴力傾向:“打上死結,看你嗚嗚掙扎,表現不好就丟進黃浦江?!?/p>

          當時,這位25歲的女孩唯一想到的應對,就是選擇拉黑。

          寧小禾豆瓣粉絲有1萬左右,以分享書影、穿搭為主,也時常發布自拍,但沒有任何過激的言論,她想不到是什么刺激了他。

          但寧小禾見過很多奇怪的私信和留言,“只是一時口嗨,便沒有理會”。

          如今回看,她感到很瘆,此人是通過搜索賬號發起的聊天,說明對方不是寧小禾的粉絲,但也不是隨機挑選的目標,而是以隱藏的方式,凝視已久。

          寧小禾沒有在豆瓣透露任何可跟蹤到微博的信息,內容獨立,昵稱不同。這個人的再次出現,顯然是一場蓄意的網絡跟蹤(Cyberstalking),想到他扒光自己的社交賬號,并在暗中窺視,發出死亡威脅,這令她毛骨悚然。

          “拉黑是沒有用的?!?/p>

          她決定反擊。

          深淵的凝視

          寧小禾的遭遇,不是個例。

          北京的劉敏遭遇的網絡跟蹤,持續了大半年。去年6月,一個新注冊的微博小號對她發的自拍進行騷擾,先是調戲,“身材好、胸大”,又要求留個聯系方式,劉敏覺得輕佻,沒理會。

          后面對方開始辱罵:“就你這樣,送炮都沒人要?!?/p>

          劉敏微博只有300個粉絲,大多數還是假粉。平時她只分享一些追星內容,偶爾發點自拍,“沒有過于暴露,而且大多是戴著口罩”。

          她不知道留言者為何對自己抱這么大惡意,當場拉黑了。

          第二天夜里,有人通過搜索手機號,加她微信。最開始好友申請是“老朋友,請通過一下”。劉敏對微信好友素來謹慎,截圖問了幾個同學群,都說不認識。她沒有通過。

          一覺醒來,好友申請冒出來十來條,一開始還是正常懇求通過,后面便是威脅,說“再不通過,就把你最羞恥的東西公布出去”,接著又是辱罵,“賤人”“母狗”,用詞不堪入目??吹竭@里,她聯想到了此前的微博小號。

          對付一個神經病,劉敏再次拉黑了他。

          “最羞恥的東西”,她想到了前任,雖然一年前分得很不愉快,但前任不至于做這種事情,說話方式都不一樣,再說,他們還保留了QQ。

          劉敏想不出是誰,尤其是對方通過手機號申請,令她毛骨悚然。

          26歲的劉敏,不是網紅,不是KOL,只是北京一個普通的上班族,她自認為“相貌平平,也沒有什么才華。走在大街上,是最不引人注目的那一類人”。

          她想象不出有什么追求者,盯著自己不放。

          此人沒有罷休,幾天后,新的小號開始加她微信,這次透露了她所在的小區。一瞬間,劉敏意識到事態嚴重了。她回復說“已取證,再騷擾,將報警”,并關閉了好友申請。

          那幾天,她跟著室友出門上班,而下班第一時間,她便早早回到了出租屋。她總覺得背后有人跟蹤,時不時扭頭看,覺得身后每個人都可疑。

          睡覺前,她反復確認門窗已經反鎖,才安心躺下。

          當劉敏以為風波平息時,一個月后,她的豆瓣號、小紅書號,紛紛出現了疑似那位追蹤狂的留言和評論,評論內容相對正常,但卻透露著一種“我在盯著你”的狂妄。其中,小紅書的評論是這樣寫的:“今天的你,好像氣色更好?!?/p>

          但私信卻逐漸露骨,描述自己對劉敏的性幻想,仍然伴隨著辱罵。

          她感到抓狂,對方是什么人,抱有什么目的,她全然不知,賬號也沒有任何內容,她覺得自己被深淵凝視著。

          劉敏回想了一下,她只在幾個興趣工作坊認識過幾個男生,但大多沒有聯系。

          劉敏決定把這個人挖出來,她去報警,做了筆錄,但警方回復說,目前沒辦法立案。警察的建議是拉黑,提升隱私安全意識等。

          那段時間,她不時陷入恐慌,做噩夢,甚至出現幻聽,總聽到門鎖轉動的聲音,以為有人闖進了她的房間。

          她感到抓狂,對方是什么人,抱有什么目的,她全然不知,賬號也沒有任何內容,她覺得自己被深淵凝視著。

          索性,劉敏注銷了微博、豆瓣、小紅書。但她還是沒有安全感,于是開始清理所有網絡賬號,注銷各種交友網站、論壇,甚至求職網站、租房網站的信息也清除了。

          她在搜索引擎尋找有關自己的蛛絲馬跡,有一個網站掛著她參加校園活動的照片,暴露了真名,她申請刪除。另找到一份獎學金名單,包含了自己的學號和身份證,她馬上跟學校反饋,拉鋸了一個星期,最終也刪了。

          懂社會工程學的學長告訴她,將自身從網絡中完全抹除,不太現實。但她還是打定主意,從此只做一個透明人。

          網絡跟蹤

          幾年來,很多服務對象都向李琦傾述被網絡騷擾的困擾,女生較多,男生也有。

          一部分是來自陌生人,有相隔千里的“網友”,或者現實中有過一面之緣的人。另一部分是熟人作案,前任,或者產生過情感糾葛的人。親密關系破滅后,是單方面的無盡糾纏。

          這種騷擾是持續不斷的,有的一兩個月,有的長達數年。

          李琦是北京一名心理咨詢師,從業10年,在她看來,很多騷擾者,要么患有鐘情妄想癥,要么性格缺陷,有一種變態的窺視欲、控制欲,他們喜歡看到受害者驚慌、恐懼的樣子。

          網站僅支持在線閱讀(不支持PDF下載),如需保存文章,可以選擇【打印】保存。
          暢銷排行榜
          • 風云
            南風窗 2012年07期

            南風窗

          "; var oldstr = document.body.innerHTML; $(".print-close").hide(); $(".Print").hide(); var printData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print-div").innerHTML; document.body.innerHTML = headstr + printData + footstr; window.print(); document.body.innerHTML = oldstr; $(".m-sc").click(function () { if (islogin == "0") { document.location.href = "/userrelative/login.aspx?backurl=" + document.location.href; } AddFavoriteData(titleid); }); $(".surplus").click(function () { LoadMoreContent(titleid); }); $(".login-Print").click(function () { $(".fade,#print-div").fadeIn("fast"); $("#printContent").html($(".textWrap").html()); $("html").addClass("hidden"); }); $(".print-close").click(function () { $(".fade,#print-div").fadeOut("fast"); $("html").removeClass("hidden"); }); return false; }
          monitor